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

工具與工作人

工具只是工具,本身並不會自行產生藝術品,創造出藝術品的是人。使用者利用工具所磨練出來的工藝,創造出個人作品。當作品受到廣泛的認知,並且被眾人推崇,工藝品就成為了藝術品。工具不會因為價位較高、高規格就影響了創作。攝影大師布列松所使用的 50mm 徠卡手動相機行銷世界,卻在布列松手上綻放出花朵。當自動相機上市,有人請大師布列松試用,大師卻認為:自動相機像是『用機槍射殺松雞』般煞風景。

我們做影像工作的人,跟其他行業一樣,使用手上的工具來工作。或許工具的好壞,可能影響工作的效率,工作的成果卻是決定在使用工具者的巧思。曾經與一位泥水匠聊天,他的工作非常不被了解,原來不是將水泥抹上牆而已。在他的介紹之下才知道,在水泥中混入不同的元素、材質,一面牆可能會有千萬種變化。在決定浴室用什麼配方?客廳用什麼配方?用什麼樣的抹刀來創造出質感?我對他的敬意油然而生,因為他創作所使用的工具,只是水泥、刮刀、抹刀、砂石...等等。

工藝本來就是一項,因熟練的使用工具,所衍生出來的一種東西。而作品產生藝術價值,則是因工作者在工藝之中,將作品賦予個人美感。無論是熟捻工具或者是創作思維,都需要某種程度的『認真』。

在台灣人的熱情與友善氣氛下,往往好的工匠就會被冠上「大師」的頭銜,然而我卻不是很認同這樣的熱情。因為被稱為大師,是一種尊敬的說法,但滿街都是大師!這個頭銜就變得輕挑了。被稱為大師的重量,反不如普通的職稱;製片、導演、攝影師、剪接師、調色師...等等。舉例來說,一位表現得不錯的導演,被人稱為大師。那麼像是侯導、李安也被稱為大師的時候,這個「大師」的份量是不是就混淆了?曾經有人勸我「你不要這麼偏執」,我很對不起勸我的人,因為我就是要這麼偏執!想想看,在工作上為了一個小小的細節,堅持在那裡一定要把東西弄好,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,這不是偏執!這叫做『認真』。

因為認真,所以我們在這裡努力的把影像技術學清楚,把技術在工作上發揮到淋漓盡致。有些時候我遇到懶人,希望天下有一種東西可以套用上去,事情就做好了。我認為有這樣想法的人,跟我處在不同的世界。如果一切都是自動的,那還需要認真工作嗎?我們還需要工藝嗎?還有什麼藝術價值?對嘴對不好?請你自己去對好。焦距沒對到?請你把焦距對到。不想那麼辛苦?那就去做別的行業吧!因為做不好基本功,完全就是自我否定,在這個工作上幾乎沒有存在的價值了。

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「機皇」,所有的工具都有其優、缺點,端看使用者怎麼去使用它。但是對於優秀的工具,卻是所有工作人應該不斷追求的。好的工具有助於表現出使用者的功力,就像是好的廚師,一定會去追求優良的刀、鍋、鏟。那麼工具是不是能夠補足使用者能力上的不足?這要看使用者的態度。就像頂級的廚具,也無法取代廚師的品味,可能只是讓廚師工作更為精準。厲害的大廚用平庸的廚具一樣能做出美味,這才是厲害的廚師,因為是廚師的品味決定了美味與否。

攝影機、鏡頭、電腦、應用軟體...都是工具,想出腳本、拍攝的方法、將素材整合成故事...則是工藝,很多人受到作品啟發進而推崇,則成為藝術品。數位影像革命之後,製作的門檻降低多。以往困難的工作,現在因為工具的進步而容易達成。將來的軟、硬體趨勢會像是摩爾定律一般,功能不斷提昇而價格卻持續往下降。在這一波時代的變動之下,唯一不變的是人的價值,同樣拿著數位影像工具,是不是也能像布列松一樣化剎那為永恆?

0 意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