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

頭銜與工作能力

這是我的牢騷,不想聽牢騷的就直接跳過吧!

自吹自擂是一種世界性的通病,在影像製作的環境尤其誇張。各位可以在網路影片上看到,作者自己放上 DP(Director of Photography)的頭銜,但是他只是一位二十啷當歲的小伙子,實在令我啼笑皆非。也曾經有過一個真實的例子,一位製片拿著別人的作品集,跑到北京去欺騙客戶是自己的作品集。在真實的世界中,工作能力與頭銜是不可以開玩笑的,這是我從美國好萊塢的制度所學到的一個道理。

在台灣有很多人的工作資歷是用嘴巴講出來的,很多人講得天話亂墜,實際上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跟踩到地雷無異。工作能力無法達到要求,對於一個工作團隊是很大的損傷,往往團隊工作因此而瓦解。一個無法提供工作服務的成員,勢必會需要另一個工作人員補位,然而這補位的人,在付出自己心力之後,卻無法獲得工作上的信譽。整個製作的時程,也會因此在效率上大打折扣。

在工作上詢問對方工作頭銜與工作經歷,然後加以驗證就顯得十分重要。我大膽的在這裡呼籲;希望工作上互相詢問工作經歷成為一種習慣。或者是拋磚引玉,看看是否有人有更好的方式,可以讓頭銜與工作能力間的關聯更為扎實。

就以攝影的分工來舉例:

  • 攝影助理(Camera Assistant):職掌的是攝影機的配置與操作。
  • 攝影師(Camera Man):則掌握影片的成像、運動,指揮助理。
  • 攝影指導(Director of Photography):決定影像調性,指揮攝影師群。

當然,這些頭銜中間有模糊地帶,隨著工作年資的增長,助理有可能成為攝影師,攝影師也可能成為攝影指導。重點是其中一定需要歷練方能勝任高階的工作。同樣的道理也可以適用於其他方面,製片、美術、燈光、剪輯師、調色師、效果與電腦動畫。
編劇、導演則稍有不同,這兩者都比需要看作品說故事的能力。能夠有扎實的製作經歷當然最好,否則找到合適的工作團隊,也可以補足製作經歷不足的問題。

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對初入這行業的人不公平?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舉例來說:一位調色師的養成,除了要本身就對顏色有天份,還要了解攝影機所呈現的影像、檔案格式、調色工作所使用的工具、如何校正顏色、如何用顏色來創作...等等。若非長時間的訓練,加上後來不斷繼續進修、學習。這不是初入行業者可以勝任的,更不要說對於攝影師、導演的認識,工作習慣上特殊偏好...等等。好萊塢有許多攝影指導都超過六十歲,有人問過我「這麼老了,眼睛都退化了吧」,問我這問題的人有所不知,這些老 DP 戴上眼鏡所看到的,可能是他數十年工作經驗的精華。

把自己的工作頭銜架高,我覺得反而阻礙了自己的工作,因為沒有人願意受騙,虛報只能讓別人當一次傻瓜,其後就算再努力也敵不過欺騙的負面評價。老外有句俗話「誠實是最好的方針」,這可以運用在任何地方,而我們的製作圈也非常需要。

我曾經見過一位導演,大膽的任用一位平面攝影師來拍短片,雖然在工作的過程中有許多溝通與執行上的困難,然而後來呈現的影像,非常具有其獨特性。另外一個例子是監製找來一位美術擔任製作規劃師(Production Design),雖然這位美術設計在工作流程與行政事務上表現不佳,但是他與導演之間撞擊出來新的火花,改變了拍片的邏輯。假設這些人吹噓自己的工作能力,我相信不會產生這樣的創作火花。

如果你在業界,請慎選你的工作伙伴。如果你還在學,請你努力累積工作能力。

0 意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