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

我是技術工人

在假日的下午,在臉書上跟一位同學聊天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總是有些剛剛進入影像製作的小朋友,誤以為影片製作跟演藝圈有關係!也許是因為工作的成果有可能跟金馬獎、金鐘獎發生關係吧!要很誠心的跟有這樣想法的同學說:我是技術工人

台灣不是好萊塢,有很多工作並不會被看到,更不會被獎項協會提出來給獎。比方說:我們從來也沒聽說過金馬獎有給提供攝影器材的出租公司獎項吧!美國金像獎就有給 Zacuto 公司表揚他們發明了好用工具。影片製作這個行業有很多組合的成分,少部分需要人文創意的想法,大部分都是以技術與體力為主。比方來說:電工、佈景、木工、燈光都需要具備很好的體力,攝影、收音、燈光指導除了要好體力,還要有很多技術的基礎。後製雖然可以待在冷氣房,但也是勞力與技術結合的工作。就算是最有光環的導演職位來說,拍片前的策劃與會議,或許沒人知道那些辛苦。過勞也就算了,腦細胞不知道要死多少才能成就一個作品。

電影、廣告、MV、戲劇都需要各方整合,成功的作品多半是群策群力所完成。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自己的專長,用體力去賺取工錢,並不會有什麼人給你光環。影像製作近年來進步得非常快,同學更是應該要多多學習,出來才能夠適應。全數位製作的環境是可以自己組台PC就開工了,但也該知道真正專業的製作,絕不是想像中這麼容易。若要留下讓世人驚艷的影像,在創意之外,還要高階的攝影、製作設計、高階的後期製作,花費大量的工作時間,繁複的工作流程。自己組一台PC能不能做這些事情,當然可以~如果你做的出來,我一定對你表現出最高的敬意。

在製作圈圈是不是被看見,我覺得沒有什麼需要討論。如果喜歡這樣的工作,就為自己去做吧!不需要得到別人的注目,自己做得快樂才重要。得什麼獎、什麼大師、什麼哥~只不過是虛名。能獲得別人的肯定,表示你一定很努力。萬一沒有被別人看到,可能是你不被了解,不代表你不重要。我覺得...為自己活比什麼都重要。舉例來說:很多人都知道海角七號到導演是魏德聖,多半不知道監製黃志明,攝影秦鼎昌..........。

很久以前曾經看過林懷民老師在北藝大教導舞蹈系的學生練舞,我願意分享那天下午的心得;
就算是像雲門舞集這樣世界級的舞團,也是每一個動作,一次一次重複不斷的練習(幾乎是無止盡的重複練習),舞鞋破了用膠帶黏一下、腳板的水泡刺破再練,那些痛苦與汗水所換來的是觀眾掌聲與讚嘆。或許影像製作跟舞蹈的精神有點相通,外人看起來的美麗與讚嘆,事實上是很多的努力與汗水所換來的,一點也不光鮮亮麗。

後期技術太困難?學習有障礙?做到死也沒人知道?一直改一直改?
沒有辦法適應這些?趁年輕快點轉行吧!對.....我就是寫給你看的。

3 意見:

Will 提到...

嗯,趁年輕

六個場務的童年 提到...

有時候覺得自己很無知,東西怎麼也學不完,但每次學到新的東西都覺得很開心。你好,我是一個剛從廣電系畢業的學生。

愛立刻 提到...

To 六個場務的童年:
覺得無知是一件好事,它會督促你往前走。才剛剛畢業當然很多學不完的事情,就學王建民吧~一顆球、一顆球投下去,其他的就交給時間吧~加油~